網誌介紹

「蒲公英人的由來
101年6月下定決心提筆,寫海內外生活、管理、設計、社會觀察等。
(部份文章刊登在關鍵評論網的專欄)

27歲台灣人,很幸運有家人支持和不少運氣。
失敗好多次,摔倒反省後會再站起來完成下一個目標。

目前和朋友合夥成立樂浪遊艇俱樂部
協助公益團體免費包船,歡迎來信1頁合作提案。
(不用曝光、不用公開、只要真的讓弱勢者有改變即可)

2013年1月24日 星期四

在黑暗中,看見,光明



以下為真人真事,蒲公英人赴香港黑暗中對話專訪而成:

我是個盲人,雖然看不到這個世界。
但我能夠用心感受這個世界:如果我不是盲人,就看不到那麼美好的世界

我現在的工作大概就是帶領視力健全的人在全黑暗中體驗全盲的生活,包括換衣服、過馬路、上下船、用餐,食衣住行育樂無奇不有,每次體驗活動大概幾1~3個小時。

體驗活動的組成不外乎就是體驗中肢體和話語的互動、活動後來自體驗者的感動和感謝、參與者未來的改變和推薦參與。但幾百場中,有一次的體驗令我印象特別深刻:

那一天,有個小女孩跟母親一起來。

一般來說,一個團隊幾十人,大家不一定都認識彼此,所以得用盡各種辦法和花上不少時間讓大家彼此熟悉。小女孩如我預期般的快速融入體驗團體中,但女孩的女親卻沉默寡言,總是一問一答而已。

我心想:
「剛開始帶領體驗活動時,還不太上手,難免會沒辦法顧及到每一個人;但隨著經驗的累積,基本上每次體驗活動都能照顧到每一個人。這次怎麼會讓女孩的母親那麼沉默呢?」

雖然一直想著,但卻始終毫無頭緒,雖然一直惦記著這個問題,但是過了幾個禮拜後也就忘得差不多了。

幾個禮拜後的午後,我剛帶完體驗活動,正要經過門口去休息。
有個小女孩悄悄在門口等我,並輕聲在我耳邊說:「請問您是上次帶領我們活動的大哥嗎?」

我說:「阿,你是...,喔喔,我記得妳的聲音!請問怎麼了嗎?」

「是這樣的,想特地來感謝妳。那天是我媽媽帶我來體驗黑暗活動的,是很難得的經驗,更是改變我們全家的轉捩點。」

「喔!怎麼說呢?」

「在參加體驗活動前,我其實跟家裡處的很不好,很不喜歡回家,應該可以說是痛恨我的家庭。」

「痾...,因為我的母親是盲人,這讓以前的我感到很自卑和無助。同學們總會笑我、我也總得照顧她、她自己都照顧不了也根本沒有辦法給我們太多關愛。」

(我看著小女孩,卻不知道該說些甚麼,只能微微點頭,然後繼續用心聽下去)

她接著說:「之前媽媽邀請我來參加體驗活動好幾十次了,每一次我都很不開心的拒絕,最後我被她煩到受不了,只好勉強答應。」

「那一天,因為要帶著看不到路的媽媽一起來,花了不少時間和力氣終於來到體驗館。黑暗體驗活動開始前我很不以為意,以為就只是騙騙錢的無聊活動。」

(我淺淺笑了一下)

「但體驗過程中,我才真的慢慢體會到盲人的心情和困難,尤其是聽到您談到自己本身就是盲人的心路歷程,尤其讓我反省很多。」

「結束後,其實我想到好多好多媽媽的不方便和低潮,她沒有人可以抒發,卻還得承受我們的成長壓力,這些真的讓我感到很自責。」

「後來我也開始做出一些改變,包括對他們的態度和自己的價值觀等等。所以真的真的很感謝您。不僅改變了我,更改變了我的家庭。」


這大概是我幾百場體驗活動中最印象深刻的一段故事。
以前我們只是一直需要別人幫助的盲人,但在黑暗中,我們也能伸出援手去幫助別人!
希望有更多人可以在黑暗中體驗,也真心祝福那位女孩、她的家庭和親友們。

--
在全球已經有26個國家、150個城市進行這樣的活動。
如果你對於黑暗中對話有興趣,可以參考幾個來源:
1.商周專文:
<黑暗中對話有限公司>,
由玟成(台灣黑暗中對話的業務)所撰寫。

2.專書:<黑暗中對話>,由張瑞霖先生(香港共同創辦人),花費不少心思而成,對於社會企業、創業以及黑暗中對話都會有不少的理解。




--


如果你欣賞蒲公英人--張慶生的文章,歡迎按此分享
如果妳喜歡蒲公英人--張慶生的文章,歡迎按此訂閱(或是在部落格的右上角直接輸入email)
若您想閱讀青年好文、相關新聞、見證台灣青年新實力、獨立思考,歡迎訂閱臉書專頁<台灣青年新力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